小說精品《顧少的天價逃妻》全文免費閱讀

小說精品《顧少的天價逃妻》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喬云溪的眼中閃過一絲復雜,不屑的瞥了一眼寧清歡,道,“不然你哪兒來的錢給你那個短命的兒子治病。”

霎時間,寧清歡就松了口氣。

團團的年紀,不難讓人猜測他會是顧澤臨的兒子,不管喬云溪是真傻還是裝傻,都可以確定一點,她也不希望顧澤臨知道團團的存在。

“不過,寧小姐,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,不該你想的,你最好別有一丁點的非分之想。”

喬云溪的表情晦暗變化,片刻才繼續說道,“明天,我和澤臨會在星空慶祝訂婚,我希望寧小姐作為我們婚戒的設計師,也能到場。”

說罷,她冷笑著轉身,揚長而去。

寧清歡看著喬云溪的背影,一陣一陣的惡寒,所謂的‘邀請’,自己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。

喬云溪強調‘設計師’的身份,無非就是在提醒自己,她手里捏著自己的工作,而這,相當于間接的捏著團團的命。

這個狡猾而卑鄙的女人,一向很懂得如何捏住人的命門,從第一次見到她,寧清歡就知道,她絕不是什么好對付的人。

在酒店門口愣了許久,寧清歡才折返去了醫院,今天是單休,就算安心語再獨裁,總歸沒權利管到員工休假的私生活上,所以也就每周的單雙休,可以稍微輕松一點。

一到醫院,寧清歡就看到了鐘問熙,她有些錯愕的看著眼前穿著休閑裝的男人,似乎很意外。

按照輪班日期,今天鐘問熙應該在休假,這一身休閑裝也顯然說明他并不是來上班的。

所以徘徊在醫院門口,是在等人?

寧清歡的第六感告訴她,這大概不是什么好事情,她裝作沒有看到,想要一頭扎進人潮,卻不出所料被叫住了。

“清歡。”鐘問熙拍了拍寧清歡的肩膀,“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談談。”

他的臉色嚴肅的有些不正常,寧清歡有些閃躲,最后卻還是沒犟過鐘問熙,坐到了附近的咖啡館里。

鐘問熙要了一杯寧清歡最常點的拿鐵,沒給她驚訝的時間,直接開口問道,“你和顧澤臨……清歡,如果你缺錢,我可以幫你的。”

他說的很隱晦,表情也看似有幾分難堪,寧清歡垂著眸子看著自己的腳尖,許久才答道,“鐘醫生,我很感激你,可是……你并沒有義務幫我,我也沒有辦法接受你的幫助。”

鐘問熙其實也不是什么普通人,雖然看似只是個醫生,實際上卻是陸氏董事長的親外孫,而陸氏幾乎是可以和顧家分庭抗禮的存在。

如果不是因為顧澤臨這個商業天才操持顧氏,也許,顧家甚至比不上陸氏。

說的直白點,鐘問熙很有錢,非常有錢。

“那顧澤臨呢?你為什么就能接受他的支票?”鐘問熙第一次在寧清歡的面前這么激動,盡管他盡可能的壓低了聲音。

寧清歡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,只能沉默。

難道要告訴鐘問熙,自己在做著類似于屈辱交易的齷齪勾當?

“團團的父親,是不是顧澤臨?”見寧清歡始終沒有回答自己,鐘問熙漸漸冷靜下來,像是面臨莫大考驗一般問出了這個困擾他許久的問題。

他一直不愿意調查寧清歡的過去,他想等她接納自己,然后親口說出那些秘密。

可當鐘問熙第一次在醫院看到顧澤臨的時候,他慌了。

那個活在寧清歡過去里的那個男人,無論是誰都好,可偏偏是顧澤臨,那個天之驕子一般的男人,唯一讓他覺得自慚形穢,遙不可及的男人。

許久,寧清歡才從喉嚨里擠出一個字,“是。”

當年,被顧澤臨的外公勒令離開之后,寧清歡才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。

她想這大概是上天的恩賜,讓自己在離開他之后,還能留下那么一丁點殘存的念想,所以寧清歡留下了這個孩子,一個人將他撫養長大。

只是她怎么也沒想到,命運兜兜轉轉,最后又將她同顧澤臨綁在了一起。

2019~2019斯诺克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