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總裁的腹黑萌寶》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

《總裁的腹黑萌寶》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或許祁逸庭沒有發現,但是他知道,自己和他長得很像。

而且祁逸庭的背景資料,他也是查了一遍。

H市的首富,所管理的公司,幾乎壟斷了許多行業。

畢業名校,顏值又高,身材又好。

也只有這樣的人,才配當得上他的爸比!

聽著沈楚宴的訴說,祁逸庭只覺得那顆冰冷封閉的心,像是被人一點點撞開了裂縫。

“做你爸比這件事,我需要考慮一下,可以嗎?”祁逸庭放緩了語氣,打斷了還在念念叨叨不停的沈楚宴。

他馳騁商場這么多年,多少大大小小的場面什么沒見過。

唯一一次,在面對這個小孩的時候,卻是顯得如此的無力。

“真的?你愿意做的我的爸比了?!”沈楚宴聽到他這么說,高興得差點就蹦了起來。

他的視線,緩緩的從他小臉上略過,這才點了點頭。

哄好了這個小祖宗,沈楚宴這才同意下了車。

不過在下車之前,他要先加祁逸庭的微信,美名其曰,方便聯系。

看著手機上的驗證消息,一陣陣的無力感襲上了祁逸庭的心頭。

骨節分明的手指,點上了同意。

沈楚宴這才放心的離開了。

回到餐廳的沈楚宴,立馬就被沈藝涵詢問了一頓。

“你去哪里了?!”沈藝涵見兒子這么久才回來,不由得問道。

“媽咪,我去廁所了。”沈楚宴眨巴著眼睛,滿臉的無辜,任人都看不出一絲破綻。

沈藝涵見狀,自然也沒發現什么不對勁的地方。

*

回到家之后,沈藝涵在廚房準備著飯菜。

她轉身想去喊客廳里看電視的沈楚宴,轉過玄關,卻見兒子坐在沙發上正捧著手機看著出神。

那日從餐廳回來之后,沈楚宴便一直抱著手里的手機,幾乎是玩個不停。

電視機播里放著他喜歡的動畫電影,卻也不見他抬頭。

小小的身子窩在沙發上,兩條小腿一晃一晃,似乎手機里有什么寶貝。

“阿宴,看手機要注意時間,保護眼睛。”沈藝涵伸手想要去拿手機,沒想到沈楚宴反手一藏,讓她撲了個空。

在她面前向來沒有秘密的兒子,把手機嚴嚴實實藏在身后,臉上笑容還未褪去,卻多了一絲心虛。

“阿宴,你在和誰聊天?”想到剛才一瞥而過的手機屏幕,沈藝涵終于后知后覺意識到兒子的反常。

沈楚宴背著手想了想,然后說道,“是一個朋友,媽咪,我們去吃飯吧!”

“你有秘密瞞著媽咪?”

“媽咪,飯菜要涼了。”一雙清黑的眼睛對著沈藝涵眨呀眨,沒過兩秒她就在兒子撒嬌的攻勢之下投降了。

沈楚宴是個懂事又自律的孩子,吃完晚餐,幫著沈藝涵洗好碗筷,才跑去客廳繼續搗騰被他藏在抱枕下面的手機。

一邊注意著兒子的動靜,一邊抱著筆記本修照片,沈藝涵權當自己什么都沒有看見,等到沈楚宴的房間熄了燈,她才做賊一樣從抱枕下面翻出手機,開始翻聊天記錄。

不是他有意窺探兒子的隱私,實在是小家伙這次太過反常,沈藝涵擔心他在網上交友不慎被欺騙。

抱著忐忑的心情打開屏幕,從頭到尾把桌面翻了個遍,沈藝涵才發現她家小鬼頭竟然隱藏了聊天軟件,只可惜這點小把戲根本難不倒她。

找出被兒子隱藏的聊天軟件,難免有些小得意,但是當她點開軟件,看到頁面上的消息后,嘴角的笑容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祁逸庭三個字,如同天雷一樣劈在沈藝涵的腦袋上,讓她久久不能回神。

兒子到底是什么時候和那個男人扯上關系的?!

兩人在網絡上聊得熱火朝天,為什么她這個做媽咪的什么都不知道?

無數的問號從沈藝涵心底冒出來,來不及思考答案,隨之而來的是擔憂。

祁逸庭那樣的男人,想要得到的東西根本沒有人能夠與之相爭。

萬一他知道了阿宴的真實身份,想要拿回阿宴的撫養權,她這個小記者又能拿什么來阻止?

關上手機放回原處,沈藝涵回到房間,卻沒有半點睡意。

推開窗戶,有涼涼的夜風灌進來,在遇到事情的時候她總是喜歡這樣站在窗前,因為微涼的風能夠讓人清醒。

低頭望去,入眼華燈熠熠,這座城市的璀璨與繁華似乎和六年前并沒有什么區別。

但是沈藝涵明白,物是人非,今時到底不同往日了。

她已經不是祁逸庭的妻子,而阿宴是她唯一的親人。

望著夜景站了一會兒,沈藝涵關上窗戶,打開筆記本開始編,輯文檔。

第二天一早,沈藝涵如常送沈楚宴到學校,然后坐上熟悉的公交,往報社趕去。

她捏著包里的那封調職申請,整個人都緊繃起來。

這是她唯一的機會,也是唯一能夠想到把阿宴留在身邊的辦法。

工作的報社在很多城市都有分社,沈藝涵已經沒有時間去好奇兒子到底是什么時候與祁逸庭聯系緊密,她現在只想快點遠離這里,遠離祁逸庭。

因為那個男人對阿宴的靠近讓她感到不安。

走進報社,沈藝涵發現辦公室里的氣氛有些異常。

以前每天走進來,入耳都是嬉笑打鬧的聲音,可是大家卻在各自的位置上認真工作,每個人臉上都寫著認真。

“張姐,大家這是怎么了?”

放下包,沈藝涵拉住鄰桌的同事問。

張姐見她一連疑惑,不由得說道,“社里出了變故,要裁員。而能留下來的,將會到大公司上班!”

裁員就意味著有人要失去工作,難怪每個人都一臉濃重。

想到自己暗諷調職申請,心里忽然就亂了。

她是想要離開這座城市,但沒想失去工作。

如果沒有經濟來源,她和兒子都要到大街上是喝西北風度日。

不敢再繼續想下去,沈藝涵拿著調職申請敲響了主編辦公室的門。

“進來。”主編的聲音一如既往清脆好聽,沈藝涵推門走進去,發現主編竟然也在收拾東西。

2019~2019斯诺克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