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吃心不改》全文免費閱讀

小說《吃心不改》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六點一刻,神思有些恍惚的包汝文提著一只裝滿了佛跳墻的密封桶,走上自己的車子。

雖然桶蓋密閉的非常嚴,但還是能嗅到一絲絲讓人撓心挖肺的勾人香氣。

他知道,從今以后,自己是再也不敢跟蘇若彤頂半句嘴了,而且還是發自內心的那種。

想起今天用那些他根本想不到的材料,只花了區區一個小時,就做成了這道佛跳墻,包汝文心里滋味難辨。

盡管剛才在廚房,他已經喝了一碗解饞,但目光還是時不時的朝后座上放著的桶瞄去。

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堅持了幾十年的樸素料理理念,以前他不承認這種高端飯菜,也許只是因為他眼光不夠開闊而已。

七點差一刻,蘇氏餐飲樓下,李紅星滿臉堆笑,接過包汝文手里的密封桶:“老包,快點兒,好幾位客人等著呢。”

“等等,黃酒壇子準備好了么。小姐說,要用黃酒壇子加熱過才能端上去!”盡管在包汝文看來,不用黃酒壇子這味兒已經夠行了,可是開門做生意,到底要講究賣相。

“還用你說!”李紅星以不符合他年齡的敏捷,拽著大桶直奔電梯而去。

蘇氏餐飲頂層,一桌客人正慢條斯理的吃著飯菜,順帶點評著。

“蘇家的茴香豆還是這個味兒。”

“是蘇秋鴻留下來的方子。是好東西,但幾十年不變,我這老東西是吃不動了。”

這茴香豆,是蘇秋鴻千錘百煉,改良了許多次,才琢磨出來的方子,曾經拿過國際金獎的,是蘇氏餐飲最經典的菜色之一,但放在這些老饕眼里,已經過時了。

“老林昨天該不會是忽悠咱們的吧,我怕東西一端上來,還是那些換湯不換藥的玩意兒。你瞧瞧這一桌子,哪道菜我沒吃過個百八十遍兒的。”

“話別說死,老林不是給咱們看照片么,至少昨天那豆腐我以前沒見過。”

正說著,外面飄過來一絲奇異的香味,讓不少人住嘴了。

包間門被推開,一個服務員推著小車,走了進來,上面放了八只巴掌大小的廣口老黃酒壇子,蓋子緊緊拿紅布和黃紙封著,但還是能聞到一絲絲誘人的香。

這八個人都是懂行的,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
這香氣不是佛跳墻么,聞起來真給勁兒。

“幾位請!這是我們蘇氏秘制佛跳墻,小心燙手!”李紅星和包汝文跟服務員一起過來,穿著大廚衣裳,笑呵呵的幫著布菜。

這八位幾乎是同一時間迫不及待掀開封著的蓋子,一股濃香撲面而來。

佛跳墻的材料無非就是那么幾種,但如何去做還是有很大差異的,并沒有統一的配方。眼前的佛跳墻,雖然還沒入口,只憑這勾人的香,就勝過之前他們吃過的所有了。

“這味兒……”其中一位忍不住,拿起勺子在還在沸騰的陶壇內一攪,撈出一勺湯,顧不得形象,開始猛吹氣降溫。

其余人的樣子也比他好不了多少。

佛跳墻一入口,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了一樣的表情,他們瞇著眼睛,半天不動,甚至有一位還從眼角沁出來點點淚花。

香!實在是太香了!能吃到這樣一道菜,現在死了都值!一壇這個只要八百八十八,簡直賺大發了。

不約而同的,所有人都升起了同一個念頭:從明兒開始……不,從今天開始,從現在開始,他們就是蘇氏酒樓的忠實粉絲了!絕對每天都要來一次蘇氏酒樓!不但他們自己要來,還要把親戚朋友全帶來感受感受!

此時的蘇家,卻完全沒人知道剛送去的佛跳墻已經把人感動到流眼淚了。

蘇長青坐在沙發上,面色嚴肅,看著對面的魏崢和魏潛父子倆。

他努力讓自己的臉變的和善一點兒,可是腦海中卻總是想起來這兩天陶羨調查出來的內容。

魏家一直在利用他,算計他,而且,還有些事情已經涉及到他的逆鱗——女兒彤彤了,這是最讓蘇長青不能忍的。

陶羨說得對,現在還不是和魏家撕破臉的時候,可是越想裝出一張和善的臉,他的表情就越是扭曲。他根本不是那種會偽裝自己的人。

面對著蘇長青不怎么好看的臉色,魏家父子倒是沒放在心上,或者說,他們根本沒把蘇長青放在心上,多年的接觸,讓他們對蘇長青了如指掌,只以為蘇長青是因為挖查理大廚的事情,心虛所以才導致的臉色難看。

“蘇妹夫,你說這叫什么事兒。”魏潛嘆口氣:“咱們可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戚。這查理大廚是個做西餐的,蘇家專營中餐,你要他過去,是人才浪費。”

“姨夫,現在查理的電話打不通,住的地方找不到人,再這么下去,我們只能去省里法國使館那邊報失蹤啦。”

魏潛和魏崢倆人,唱念做打,這一番話,有親情拉攏,有利益分析,還有報案威脅……

但蘇長青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他了。更何況,剛才魏家人打電話說要來商量事兒,趁人還沒到,陶羨已經提前跟他學過魏家人可能說什么,他們爺倆也是爭氣,說的簡直跟陶羨之前交代的一模一樣。

蘇長青聽得反倒有點想笑,這一幕真是太滑稽了,魏家人是照著陶羨給他們寫的劇本在念么?

“但他一定要來,我推都推不走!你們那邊出問題了吧,不然人家也不會這樣,我怕鬧大了,影響魏家生意,才勉強接受。你說我這搞中餐的,要他真是浪費,咱們都是親戚,打斷骨頭連著筋,那個違約金太高啦!”蘇長青一臉吃虧的樣子背陶羨給他交代過的臺詞,一副我是被逼的,我其實是吃了大虧,就為幫你們的口氣,還順帶借勢討價還價。

魏崢跟魏潛一愣,沒想到蘇長青這個直腸子竟然還會打太極拳,反將他們一軍。

“妹夫,你這么說就不對了。那違約金已經是最低的了,只要你交出查理,我們還是好親戚。”魏潛冷笑一聲,腦筋一轉,明白蘇長青必然是有高人指點,八成就是他請來的那個陶羨。看起來,這陶羨還真是個有本事的。

“魏家姐夫!你這是什么話,難道為一個外國人,咱們兩家要鬧翻!”蘇長青瞪圓眼睛,反問道。

“生意場上的事情,就在生意場上解決,親兄弟也要明算賬。”魏潛冷冰冰說道。

樓上,蘇若彤一直開著屋門,聽樓下的動靜,她忍不住卷起嘴角,魏家還真有臉說!

她翻了翻手上剛才陶羨送過來的資料,那上面的內容刺目的很,再對應原身留下來的一些稀里糊涂的記憶,很多事情都明晰起來。

魏家哪里只是讓魏崢在她面前賣臉,魏家明明是讓要她這個蘇氏餐飲的唯一繼承人死啊!

她想也不想,穿上鞋子,破了不能下地的戒,朝屋外走去。

2019~2019斯诺克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