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嬌妻太磨人》全文免費閱讀

小說《嬌妻太磨人》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他怎么又來了!這男人是不是有毛病啊,三番兩次公然的登堂入室到底是想做什么。

什么時候她家變成了他的后花園了,來去自如!

想起昨晚那雙冰涼的手,好像蛇纏繞了脖頸一樣,讓她驚悚不已,又覺得是一陣的惡心。

她那純潔又脆弱的小心靈啊,千萬不要被這大流 氓給污染了。

怪不得她覺得那聲音很熟悉,真不知道這葉銘瀾是在怎么想的,明明已經有了陳雅欣,還要來招惹她,難道這就是典型的吃著碗里的,還要看著鍋里的。

她上輩子一定是干了什么特別缺德的事情,否則怎么會這種卑鄙的小人給盯著了,想起他那狼一樣的極具侵略性的目光,都讓她不寒而栗。

電話騷擾不成,還要親自上門叨擾。天啊擼,他不是著名的設計師么,那不是應該忙的焦頭爛額腳不沾地才對么,可為什么他一天到晚清閑的要命,竟然還有時間來騷擾她。

天知道,今天她的手機忙到爆了,整整一百個未接來電,到最后,手機直接宣布陣亡,沒電了。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這么多的號碼,讓她拉黑名單都拉的手痛。

為什么現實和想象中的那么不一樣。現在她的腦子里面是一片漿糊,突然有點不知所措。

這兩天她再看懸疑小說,害怕葉銘瀾會故技重施,再給她一個突然襲擊,于是她故意的在門那里綁了一個皮筋,可是剛才她開門的時候很順利,并沒有遇到任何阻礙,那就說明有人來過她家。

再加上她的左眼皮一直跳啊跳的,一種危機感突然襲上心頭,所以她才二話不說,轉頭就跑。

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很厲害,若不是她機靈,恐怕又被葉銘瀾這個混蛋吃了豆腐。

家現在肯定是回不去了,因為她又看見葉銘瀾回她家了,肯定是想來個守株待兔。那個男人十分的陰險,她應該不是他的對手。還好她家里并沒有什么貴重物品,所以也不擔心他會入室盜竊了,恐怕他也看不上她那點家當。

可是有家不能回,她現在該何去何從呢。

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走著,冰冷的風吹的她顫抖不已,緊了緊身上的大衣,嘴巴里哈的熱氣給她冰涼的小手增加了一點點的溫暖。

她像是一個孤魂野鬼,在漫無目的的游蕩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個稍顯驚訝的男聲突然響起,“賀茜,你怎么在這里?”

賀茜抬頭,看見一臉驚訝的許安,這才發現,原來自己竟然來到許安這里了。她一直逃避,卻又一直想來的地方。

“我…”賀茜突然無從開口。

“先進來吧,外面太冷了。”許安打開門,做了一個請的姿勢,賀茜稍微猶豫了一下,這才走了進去。

這是自她拒絕他的提議后,兩人的第一次見面,賀茜有些尷尬,頗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。

屋子里面稍微有些凌亂,放著大大小小的箱子,每個箱子里面裝著不同類別的物品。

“我馬上就要出國了,所以這里有點亂。”許安倒是顯得很自然,掀開蓋著沙發的布,隨意的笑了笑。“你隨便坐吧,對了,想喝點什么?”

“咖啡,謝謝。”賀茜有些征愣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許安沒有停下手里的動作,一邊為她泡著咖啡,一邊回答她的問題。

“我要去意大利學習設計。”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,他不會輕易的認輸。當然,不是為了葉銘瀾,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已。

為了不值得的人浪費時間和精力,她沒有那個閑工夫。

“要去多久?”

“暫定的五年。”變化永遠都比計劃快,誰知道 會不會有什么突發意外呢。

“還回來么?”這才是賀茜最關心的問題,如果注定不能和他在一起,那么讓她靜靜的看著他,就好。

她不是一個貪心的女人,在愛情上更像是一只鴕鳥,卑微又脆弱。她很清楚,自從她愛上許安的那一霎那,她就已經掉入了深淵里面,并且,萬劫不復!

可是她不后悔,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的話,她想,她一定還會愛上他的。

愛情嘛,就是毫無道理可言!

許安沉默了,這個城市承載了他太多不美好的回憶。按照本來的預想,如果沒有特殊情況,他是不會再回來了,不管去任何一個城市,只要不是這里就好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在那樣殷切又躲閃的目光下,答案,他說不出口。

對于賀茜,他的感情是復雜的。對于賀茜的再三拒絕,他自然知道她是為了他好,她不想成為他感情上的負擔,他是知道的。

她一直都是一個很善良的姑娘。可她越是這樣的善解人意,他就越愧疚。

“你不必回答我的,是我逾越了。”見他沉默,賀茜這才后知后覺的發現了自己的急切。

她有些羞赧的低下了頭,默默的接過許安遞過來的咖啡,只是端著,并沒有品嘗。

“這么晚了,怎么沒有回家呢?”

氣氛太過沉悶,許安打算換一個話題,可是問話一說出口,就看見賀茜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一抖。

“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?”許安追問,按照他對賀茜的理解,她是妥妥的一枚宅女,若不是有什么特殊情況,她是絕對舍不得離開她那溫暖的小窩的。

想起剛才驚魂的一幕,賀茜的臉色有些蒼白。她的雙手緊緊的握著被子,掙扎了一下,這才開口:“葉銘瀾在我家里。”

許安了然的點了點頭,臉上并沒有多余的表情。

賀茜知道他這是誤會了,忙追加了一句:“雅欣已經搬走了。”

許安一愣,有些疑惑,“既然她已經搬走了,葉銘瀾還去你家做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賀茜茫然的搖了搖頭,一臉的疑惑,“他這兩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昨天也跑到我家里來,說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說。今天給我打了一天的電話,說要請我喝咖啡,晚上又跑到我家里來,還好我反應快,直接跑了出來。這會兒,他還應該還在我家里吧。”

“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,葉銘瀾是個陰險的小人,他一定是有什么陰謀。”做了他那么長時間的助理,對葉銘瀾的為人許安或多或少有所了解。

“我知道的,可是我想不通他為什么會找上我。”她只是一個小助理而已。

“他有沒有做過什么出格的事情?”

 

2019~2019斯诺克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