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 師兄,我來渡個劫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《 師兄,我來渡個劫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藍也抱著懷中的若華,嘴角揚起一抹笑意,從窗外跳出,街道之上人來人往,卻只見一抹藍煙消散,什么沒看到,就沒了蹤影。

莫婉言在哪,藍也也不知道,可是,他比博藝知道的多。

入夜,若華只覺得渾身一冷,睜開雙目,看著眼前的地方,頓時后背發涼。

她在什么地方,她也不知道,可是眼前遍地白骨,沒有人氣不說,還顯得極為慎人。

若華長這么大,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,忽然感覺手掌碰觸到一個平滑圓潤的東西,低下頭一看,頓時讓若華驚恐萬狀。

“啊!”

若華嚇得站了起來,她剛剛碰的地方,是一個頭顱的骸骨,若華渾身顫抖,環顧四周,就連她的腳下所踩的地方都是白骨。

遍地白骨,她剛剛就躺在一堆白骨上面,若華嚇得臉上蒼白,不敢妄動半分,小腿打顫,這個地方出奇的冷,這股冷氣好像是從她的腳底散發出來的,她想跑,可是鋪天蓋地的骸骨,好像都跑不出去一般。她害怕極了,周圍一個人都沒有,就連聲音都沒有,她怎么在這!這里是哪里!

若華眼角被嚇的流出了眼淚,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。

忽然的,眼前出現了一個身影,若華看著那身影,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,正要壯著膽子跑過去,可是,眼前的一幕讓她雙腿好像陷在原地了一樣,動彈不得。

只見眼前的身影,一襲紅衣,朝著她飄了過來。

若華怕的上下牙齒都在打顫,這到底是什么地方,她好怕,怕的不行。

可是,身影一寸一寸靠近了之后,若華看著眼前的身影,淚水刷的流了下來,也管不的身影究竟是怎么過來的,三步并作兩步,跑到身影身前,一把抱住身影。

“姐姐~這里是哪里!好可怕!”

若華淚水止不住的從眼眶流出,抱著眼前的人,這種情況,別說是出現了這個好看的姐姐,就是板著臉的宮晟師兄,她也會沖過去。

莫婉言微微一怔,原本臉上慎人的殺意收斂了下來,低頭看著摟著自己腰身的若華,緩緩開口道。

“若華?”

莫婉言的聲音在這片白骨地之中讓人后背發涼,可是此時此刻,受了這么大刺激的若華,在她聽來都是極為好聽的。

莫婉言看著摟著自己腰身的若華,這個地方,她是怎么過來的?

若華哭夠了,這才放開了莫婉言,可是手還是揪著莫婉言的衣角。

“對不起,姐姐……把你衣裳都哭臟了。”

若華有些不好意思,姐姐的衣服這么好看,她把姐姐的衣服都哭臟了。

莫婉言垂下眼眸看著小心翼翼扯著自己衣角的若華,緩緩開口道。

“你在害怕?”

若華點了點頭,遍地白骨,她怎么可能不害怕。

“姐姐不怕嗎?”

若華抬頭看著莫婉言,為什么會在這里看到姐姐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她剛剛好像看到,姐姐是飄過來的。

“我為什么要怕?”

若華聽著莫婉言幽幽的聲音,忽然渾身顫抖。

“你怕我?”

莫婉言看到若華的顫抖,繼而開口道。

“姐姐,你,是人是鬼?”

若華再一次問了莫婉言最開始她問莫婉言的話,莫婉言看著若華,笑了笑,卻沒有絲毫溫度,就連笑,也是冷冷的。

“你說我是人是鬼?”

若華低下頭,果不其然,莫婉言漂亮的裙擺之下,是漂浮的,并未有雙腿,在看莫婉言身后,并未有影子。若華心中一驚,咽了口口水,可是看著莫婉言的雙眼還是不敢置信。

這么好看的人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是鬼?

莫婉言看著若華,低下身子,若華頓時感覺一股寒氣撲面而來,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。

“你怕我?”

若華搖了搖頭,苦著一張臉,雖然姐姐是鬼,但是,她并不害怕,只是覺得可惜。

莫婉言愣了一下,若華知曉了她是鬼,卻不怕她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莫婉言很好奇,若華到底在想什么。

“我覺得可惜,姐姐這么好看,怎么就死了嗎?你不是在等人嗎?今日我看到了那個李家的狀元郎,生的很是俊朗,和姐姐很般配。姐姐,你死了你的心上人該怎么辦!”

若華覺得很可惜,這么想著,心中對這片地方的恐懼都少了幾分,一對好好的璧人,怎么就陰陽兩隔了。

莫婉言看著若華的模樣,忽然之間笑了出來。

“狀元郎!哈哈哈哈!狀元郎!哈哈哈哈哈!汝郎啊!言兒等了你十年啊!十年!”

莫婉言笑著笑著,隨即哭了起來。可惜,鬼是沒有眼淚的,但是若華看到莫婉言的模樣,便也知曉,她在哭……哭的很傷心。

“姐姐~”若華拽了拽莫婉言的衣角。

莫婉言好似沒有感覺到若華的存在一般,雙眼失神的看著遠方。

“皚如山上雪,皎若云間月。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。今日斗酒會,明旦溝水頭。躞蹀御溝上,溝水東西流。凄凄復凄凄,嫁娶不須啼。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離。竹竿何裊裊,魚尾何簁簁。男兒重意氣,何用錢刀為……呵呵……”

莫婉言柔聲輕唱,凄凄婉婉,讓若華聽得難受極了。

“什么狀元郎,原是負心郎!”

莫婉言忽然面色駭人,怒然看著一旁的若華。若華嚇了一跳,看著莫婉言不敢出聲。

莫婉言看著若華的模樣,伸出手,緩緩碰觸著若華的面容。

“你今年多大?”

“十四。”

若華不解莫婉言話中的意思,順著莫婉言的話回答了出來。

莫婉言看著若華笑了起來,指腹小心翼翼的碰觸著若華的臉頰。

“十四,十四,當年,我也是這般左右的年紀就開始等他,等啊等,等啊等,等了成了老姑娘,等成了笑話。思念的書信如同雪花一般飛往上京城,他說……等他高中,金榜題名,就回來娶我,風風光光的迎娶我,十里桃花,百里紅妝,迎娶我!我信了!等了!”

2019~2019斯诺克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