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《我心歸處》全文免費閱讀

完本《我心歸處》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靳南城趕回家的時候,溫宜寧正安撫好羅海蘭,在房間里給傷口擦藥。

為了不讓羅海蘭擔心,她受傷的事,誰都沒有告訴。

可是傷口在肩甲連著手臂的地方,她對著鏡子都不太好上藥。

突然門被敲響,她連忙穿好衣服去開。

看到靳南城的瞬間,心里涌起一股惱怒,順手就把門甩上了。

這是她跟他結婚以來,第一次發脾氣。

靳南城摸了摸鼻子,直接開門進去。

溫宜寧已經脫了外面的襯衣,就穿著件內衣對著鏡子比劃,沒想到他會突然闖進來。

“你干什么呀!”

靳南城一眼看到她手臂上那條長長的傷口,目光一沉,大步走過來搶走她手里的藥。

“出去,你出去!”溫宜寧紅著臉背對他。

“別動。”靳南城一手按著她的肩膀,一手拿了碘酒幫她清洗傷口。

“疼……”溫宜寧感覺一陣刺痛,下意識往回縮手。

碘酒就這樣灑了她一身。

靳南城這才注意到她整個后背只有內衣帶子擋著,光潔的皮膚曼妙的身材,還有耳朵下面那顆痣,無一不在蠱惑著他。

他隨手拿了襯衣幫她把背上的碘酒擦掉,然后若無其事地給她上藥。

溫宜寧卻突然站了起來,抓過襯衣擋在胸前,小臉繃得緊緊的:“不用你假惺惺,出去!”

假惺惺?

靳南城目光黯了黯:“過來。”

“我說了不用你。”溫宜寧莫名地越想越惱,她受傷的時候他還坐得穩如泰山,現在來獻殷勤算什么?

兩頭討好嗎?

“溫宜寧別鬧!傷口會感染!”靳南城看著她露出來的雪白胳膊,想到上面那條劃痕,心都跟著揪了起來。

早知道傷口那么深,就不該那么輕易放過莫千雪。

“我犯不著跟你鬧,你出去!”溫宜寧繞過他直接拿了件衣服往身上套。

靳南城搶了衣服把她推倒在床上,整個人壓在她背上,強行給上了藥用紗布包好。

溫宜寧能感覺到他貼在她背上的心臟的位置,正有力地跳動著。

“靳南城,我討厭你。”她認命地把臉埋進被子里。

靳南城從床上下來,第一次覺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“晚上的宴會你別去了。”

“你自己去跟羅阿姨說。”溫宜寧沒好氣地嚷道。

他以為她想去嗎?她才不想看他跟韓素雅花蝴蝶似的走來走去呢!

“溫宜寧,我是認真的。”

溫成安應該沒有告訴她,溫家一家人已經搬來S市了,今晚上也會出席楊夫人的生日宴。

“你放心,我見了韓素雅會躲得遠遠的。”溫宜寧縮進被子里,始終不肯再看他。

“這跟她有什么關系?”靳南城皺眉。

溫宜寧覺得憋屈,憋屈極了。

就算她跟靳南城是合約婚姻,他也不能總讓她處處讓著躲著他的情人。

“宜寧,阿姨給你另外定了禮服……”羅海蘭推開門,看著屋里的情形,一巴掌拍在靳南城背上:“你還回來做什么?跟你的狐貍精鬼混去吧!以后我就跟著宜寧過,你不用再回來了!”

“媽,晚上您別帶她去宴會了……”

靳南城話沒說完就被羅海蘭打斷:“我憑什么不帶?她是我的兒媳婦,是我閨女,趕明兒我去外面認個兒子,這事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!”

“阿姨,您別怪他了,是我不好。”溫宜寧終究不想因為自己的關系鬧得靳家家宅不寧,羅海蘭對她那么好,她得知恩圖報。

靳南城看她始終不肯看自己一眼,心里也有些別扭。

“你還站在這做什么,還不去換衣服!”羅海蘭沒好氣地瞪了兒子一眼。

卻不想靳南城說:“我會帶韓素雅過去。”

雖然早就知道他今晚的女伴是韓素雅,可是現在溫宜寧心態好像崩了,揪著被角倔強地抿著唇。

羅海蘭氣得對他又打又罵,可他還是走了。

“從今以后我沒這個兒子,你就是我女兒,今晚上一定要艷壓群芳!”羅海蘭堵了口氣,非要讓溫宜寧勝過韓素雅。

溫宜寧只能縫好禮服,跟著她去了。

沒想到剛到別墅門口就跟溫盛和一家狹路相逢,繼母劉芝香和她的女兒溫思露穿得花枝招展,正跟旁邊不怎么愛搭理她們的貴婦說話。

貴婦看到羅海蘭丟下她們殷勤地迎上來:“好久不見了,羅女士。”

目光掃過溫宜寧,微微點頭。

能讓羅海蘭帶在身邊的女孩子,必定不一般,更何況她身上這身禮服,可不是一般人穿得上的。

“這是我女兒,溫宜寧。”羅海蘭親切地拉著溫宜寧的手:“叫張阿姨。”

“張阿姨。”溫宜寧乖巧地打招呼。

模樣俊俏氣質出眾的女孩,走到哪里都是招人疼的,更何況她還是羅海蘭親自介紹的。

張太太笑著對她噓寒問暖。

一旁溫家三口看得目瞪口呆,溫宜寧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漂亮了?

其實溫宜寧一直是漂亮的,只不過今晚稍微打扮了一下顯得更加奪目而已。

“宜寧,來S市了怎么也不跟爸爸說一聲?”溫盛和拿出家長的氣勢呵道,那時候她偷偷逃走,他給旭峰建設老總賠了好久的不是。

這次一定要把她抓回去才行!

“喲,我當是誰,原來是你。”羅海蘭輕蔑地瞟了他一眼。

溫盛和這才認出她是自己前妻的好朋友,聽說她兒子現在呼風喚雨厲害得很,要在S市扎穩腳跟,還得跟她搞好關系才行。

“海蘭啊,好久不見了,思露,來見過你羅阿姨。”溫盛和笑嘻嘻地拉著女兒上前。

溫宜寧覺得那交疊在一起的手有些刺眼,便扭開了頭。

“別,我可當不起你一聲阿姨,我還想多活兩年呢。”羅海蘭毫不掩飾臉上的嫌棄。

“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劉芝香咋咋呼呼的架勢隨時要跟人打起來似的。

旁邊張夫人掩嘴偷笑起來。

溫盛和臉色有些難看,可是來S市之前他就想著讓溫思露跟靳南城在一起給自己鋪路,所以羅海蘭態度再差他都忍了。

2019~2019斯诺克赛程